劉麗琴(中)和同事在工作。記者邵權達 攝
  整治冼村地區3年多 刑事治安警情同比下降14.8%
  位於廣州CBD中心的冼村,面積4.07平方公里,從亞運前開始啟動飆速發展模式,人口從8萬人到現在30多萬。經濟發展,人口劇增,案件數量曾一度急升,婦幼中心、寫字樓、在建工地等都是各類盜竊、非接觸性詐騙的多發區域。冼村是CBD中心,它的治安是重中之重,天河警方選擇了40多歲的劉麗琴來任所長。據悉,目前廣州僅有兩名女派出所所長。經過3年多的整治,冼村地區治安改善明顯,刑事治安警情大幅下降。
  文/記者陸建鑾
  今年46歲的劉麗琴,中等身材,皮膚黝黑,讓人印象最深的是臉上有倆明顯的黑眼圈,既有著警察的幹練,也有著基層警察常有的憔悴。她1989年加入公安後,一直在天河公安局工作,刑偵、經偵、便衣都做過。“她是局裡著名的女漢子。我們刑偵一般不讓女同志去乾最噁心的事,但她去到案發現場照樣收屍、驗屍、取證,毫不畏懼。”同事如此評價道。2010年亞運會前,劉麗琴就任冼村派出所所長至今,可謂見證了廣州CBD的高速發展。
  巧破團夥:
  婦幼中心“孕婦”盜竊案驟減
  與其他派出所面臨最多的入屋盜竊案不同,CBD地區寫字樓多、高檔社區多,物管比較成熟,入屋盜竊相對較少。但附近繁華的公共場所多,賽馬場商圈、花城匯、高德置地等都容易有小偷作案。
  更為嚴重的是廣州市婦女兒童中心,一天人流量可達3萬人次,盜竊團夥活躍其中渾水摸魚,其中扮作孕婦或者抱小孩的女賊最為常見,曾經一天連發10單案。她們的裝扮一方面降低市民的防範意識,另一方面被抓後就裝可憐,鑽法律空子,以孕婦或者小孩無其他家人照顧為由,要求取保候審,逼迫公安放人。
  “實際上很多孕婦都是假的,小孩也非親生,只是被抓時由旁人塞到手上,有的一個月取保5次照樣不斷犯案。”如何處理這些孕婦團夥,是各地公安頭疼的問題,劉麗琴上任後專門細緻研究這問題。
  她讓警察追蹤小孩的來源,追蹤到出生的醫院,核清是不是該婦女所生,然後她帶人到收養部門溝通,取得收養委托書,拿回派出所給嫌疑人簽字。“她們一看就知小孩要被送往孤兒院,立馬就喊家人來接走。”
  通過這樣的辦法,冼村派出所成功按法律程序處理了幾個孕婦團夥,困擾很久的婦幼中心盜竊問題就少了很多。“今年統計到現在一共3單,比以前少多了。”劉麗琴稱。
  規範出警:
  處理稍有不慎會被多次投訴
  CBD富人多、有素質有文化的人也多,維權意識特別強,稍有摩擦就會報警。“狗在馬路中間過不了也有報警的。”劉麗琴稱,曾發生過兩小車擦了一下爭執不下報警。“那糾紛很小,協商一下解決就完事了的,他們就是不依不饒。一個車主還說,喊警察來就是讓你們給我罵的。”劉麗琴表示無奈,按規定警察接警必須出警,而處理稍有不慎會被多次投訴。“在這裡工作生活的非富則貴,說不定就是某領導親戚之類的,我們一句話講得不好,可能就被投訴。” 劉麗琴認為,只要規範出警、走足程序,就不怕投訴,“哪個領導來我都有理可講。”
  生活改變:
  加入商業圈大佬的NGO
  四年多來,劉麗琴通過工作理念,改變著CBD的治安環境,而自身氣質亦同樣被CBD改變著。她酷愛時下年輕人最熱的運動之一“暴走”,每逢下班沒事就到花城廣場暴走一個小時。“這是我從CBD年輕人那裡學回來的,既鍛煉身體,又改善心情。”在暴走中,她結識了一些年輕白領、金融才俊,瞭解他們的想法和對治安的意見。
  她還加入到商業圈大佬組織的NGO(非政府組織),嘗試瞭解高大上人群的生活方式和想法,“我要適當融入他們的圈子,才能瞭解CBD的真實情況,有針對性地做好相關工作。”
  警情下降:
  “兩搶”同比下降23.8%
  2014年上半年,冼村派出所轄內總警情同比下降4.2%,刑事治安警情同比下降14.8%,“兩搶”警情同比下降23.8%,盜竊警情同比下降13.4%(其中入室盜竊警情同比下降34.1%,七類公共場所盜竊警情同比下降4.9%,盜竊汽車警情同比下降50%),詐騙警情同比下降4.3%(其中非接觸性詐騙警情同比下降1.7%),“黃賭毒”警情同比下降28.6%,傷害類警情同比下降19.6%。刑事拘留人數則同比上升了13.1%。  (原標題:女派出所長鎮守CBD)
創作者介紹

爭霸

yesvysuuygjj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