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揭秘“黑120”]
  揭秘1:醫院“線人”每筆提成20%
  9月2日上午,吃過早飯的魯雲妻子張芳就出門趕去長海醫院,她的隨身包內藏著厚厚一疊名片。印著“運送患者”、“轉院回家”、“長短途24小時服務”等字樣,聯繫人則是魯雲。
  張芳經常在一些大醫院住院部的各個病房、過道還有衛生間轉悠,或與一些患者家屬攀談,以便獲知有可能要使用救護車進行轉院、出院等患者的相關信息。此外,她還會找一些醫院內部的工作人員,並想辦法把他們發展成“線人”,其中多數是收入不高的護工和保潔員。
  “她們經常和病人家屬打交道,知道患者什麼時候出院、身體情況,一旦患者家屬流露出想出院、轉院的想法,她們就會把我們的名片給他們。”張芳說,只要“線人”提供的信息準確,最終促成了生意,就能從張芳處拿到不菲的提成。“一般是20%左右,看距離長短,短的會少點,長途就更多。”
  在張芳和魯雲的賬本上,寫著這麼一條:福建9000元,去掉油費1800元、過路費480元、提成2500元,餘4000元。提成成了最大一筆開支。
  揭秘2:最愛跑長途,到雲南收2.2萬
  “黑120”救護車收費通常是7元/公里,但也會按實際運送患者情況波動,通常看路程長短、樓層數、路況、病人危急程度等,少則一兩千元,多則上萬元。
  在魯雲“從業”的2年多時間里,去過最遠的是雲南。“那是一個老人,要回老家,讓我們幫忙送一下。”魯雲說,從上海到雲南3000多公里,開了大約4天時間。期間,就只有作為司機的他和作為“看護”的妻子兩人。“那次收了22000元,去掉成本大概凈賺1萬多元。”
  儘管車上配有氧氣瓶和吸痰器等急救設備,但魯雲坦言根本不會用。“就是裝裝樣子,從來沒用過。頂多就給吸點氧。這個另外收費。”從魯雲的賬本上可以發現,他更愛做長途業務:湖北5000元,濟南4000元,珠山7000元,咸豐9000元。近距離的溫州也要3000元。
  “跑長途收費更高。路程短的話,去掉提成的金額後,盈利所剩無幾,還要冒著被查處的風險。當然,如果顧客願意出價的話,我們也跑。”魯雲說,他們的業務對象一般是絕症老人或骨折外傷類病人。
  揭秘3:半路發現病人危急還停車加價
  9月4日,徐匯警方在統一抓捕行動中抓獲了以馬興為首的團夥。馬興也是河南人,經老鄉介紹後從事“黑120”。“開始是在醫院貼廣告、發小傳單,生意一般,半年後通過老鄉介紹認識了7、8個護工。他們經常介紹病人,後來生意就好起來了。”馬興說,他定價為7元/公里。
  今年3月,江蘇太倉的周女士丈夫身患肺癌晚期,醫生告知可能挨不過兩天。周女士丈夫想趕緊回家,再看一眼家鄉。周女士的外甥無意中看到醫院牆上貼的小廣告,便聯繫了其中一輛“黑120”急救車,這就是馬興的車。
  因為馬興當時正忙於其他業務,就臨時雇佣了一名黑車司機,開車載著周女士和丈夫返回太倉。事前,雙方約定價格為1600元。事實上,從醫院到太倉不過70公里左右,這個價格有點偏高。可是,當天晚上,當車行至高速公路半道時,看到病人病情危急,司機突然將車停下,提出要加價到8000元,否則就讓周女士及其丈夫下車。迫於無奈,周女士只能滿足了他們的漫天要價,才回到太倉家中。
  揭秘4:號稱“豪華裝備”,其實人員無制服、車內有異味
  2個月前,浙江溫州陳女士的奶奶中風病愈後,就是急救車送回去的,“當時考慮到老人年紀大了,坐飛機火車都不安全,自駕車又比較小,還是救護車放心。”但陳女士並不知道,她當時叫到的急救車,是個“山寨貨”。
  “我也不知道救護車該找哪個部門,就問護工。”當時,護工給了她一張名片,上面寫著“急救中心跨省救護車”。陳女士撥打了名片上的電話,並與魯雲談妥4000元的運送價格。“他說車上有豪華氣墊床、氧氣瓶、呼吸機、監護儀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直到記者聯繫到陳女士時,她才恍然意識到,當時車裡沒有隨車的醫護人員。“他們都是穿著自己的衣服,沒有制服。車內有異味。”陳女士事後回想起來,才覺得後怕。
  揭秘5:購報廢車當急救車,氧氣瓶中竟用工業氧
  警方發現,這些從事非法急救業務的車輛大多系二手車輛,有的甚至是以2萬元、3萬元極低價格購買的報廢車,日常基本無保養維修,車況及安全性能極差。
  為節約成本,這些車輛均無按規定配備有資質的急救醫護人員,甚至臨時雇佣路邊開黑車的司機駕駛,不法分子還網購擔架、氧氣瓶、吸痰器、心電圖等三無偽劣醫療急救器材甚至淘汰的老舊設備。有的氧氣瓶中裝的竟是工業氧氣,但這些僅僅作為擺設,根本不會使用。
  揭秘6:老鄉互通信息,出事後有人急拆車身標識欲“潛伏”
  在魯雲被抓當天,在浦東東方醫院附近拉活的豆傑也同時落網。不同的是,警方在豆傑家附近的小型汽配店內找到了正在被“拆解”的急救車。這輛車牌為豫P的白色麵包車車頂上有一條明顯的長方形痕跡,顏色比周邊要白很多。顯然,此處是“黑120”急救車頂燈安裝位置。車內,被拆下的頂燈隨意橫丟在過道上,旁邊還有一副擔架擱在駕駛室後面。原來,聽到了“風聲”,豆傑趕緊將車身上的標示撤下,試圖改頭換面繼續“潛伏”。
  “前兩天,聽人說在松江拉活的幾個老鄉被抓了,我覺得風聲緊,就想先把頂燈拆了,避避風頭。”豆傑說,他們都是從河南來上海。“從老家衛生院把車子承包下來,一年幾千元,看幾個老鄉賺到了錢,我們就都跟出來做這個。”豆傑說,他們平時都在各自醫院,不怎麼來往,但互相間都認識。一旦有人被查處,消息就會在“圈子”里飛快傳開,其他人就會暫時避避風頭。
  “有人上個星期就把車開回去了。我就是貪圖再做幾筆生意才沒有回,早知道,我也回去了。”豆傑說,他們在上海非法運營行為也引起了當地衛生院的註意。“最近都讓我們把車開回去,不允許承包了。”豆傑擔心,“生意”可能做不下去了。但豆傑沒想到,車子還沒被當地衛生院收走,上海警方就盯上了他。  (原標題:買輛報廢車、網購三無醫療器械,“黑120”5年不到營業額超1100萬)
創作者介紹

爭霸

yesvysuuygjj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